欢迎访问石河子大学政法学院网站!
Tags:

郑坤亮 “东突”恐怖主义的历史根源

时间:2011-09-09来源:人员机构作者:admin点击:0

 

 摘 要:在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思潮的影响下,早期新疆的民族分裂分子同西方殖民势力相勾结,在新疆出现了两次大的分裂活动,并建立短暂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它成为“东突”恐怖势力所追求的政治目标。对以上问题的本质揭露和批判,是反恐斗争的需要。

关键词:“东突”,恐怖主义,历史根源

The Historical origin or the Terrorism or Eastern Turkestan

AbstractUnder the influence of ideological trend of  Pan-Islamism and Pan-Turkismthe early Xinjiang national separatists colluded with the western colonist forcethere appeared two big separatist activitiesin xinjiang, and the “Republic of Eastern Turkestan” was founded transiently. It becomes the Political goal which the “Eastern Turkestan” terrorist force pursue in. To reveal and criticize the above mentioned problems are the need of anti-terrorism struggle.

Key words:  “Eastern Turkestan”terrorismhistorical origin

 

恐怖主义作为世界一大公害,己被世人所公认。200110月,中国政府郑重宣布:“东突”恐怖主义是国际恐怖主义的一部分。“东突”恐怖主义萌芽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形成于上个世纪90年代。2003526,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有关新疆的第一个白皮书——《新疆的历史与发展》指出:“进入20世纪90年代,在宗教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和国际恐怖主义的影响下,境内外部分‘东突’势力转向以恐怖暴力为主要手段的分裂破坏活动。” “东突”恐怖行为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伤亡,严重危害了我国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危害了我国的社会秩序与经济发展。如何科学而全面地认识“东突”恐怖主义,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重要理论研究课题和现实政治课题。目前,我国对恐怖主义问题的研究尚处在初始阶段,特别是对“东突”恐怖主义问题的研究,成果很少。人们所能看到的只是粗线条的表述,缺乏深入系统性的说明与论证。因此,对“东突”恐怖主义产生的历史根源进行系统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一、突厥、“突厥人”、“突厥斯坦”

近百年来,“东突”势力一直宣扬“我们的祖先是突厥,我们的祖国是突厥斯坦,我们的宗教是伊斯兰”,妄图在新疆建立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对“东突”恐怖主义历史根源的研究,首先要清晰古代突厥民族的概况,“突厥人”、“突厥斯坦”的含义及“东突厥斯坦”的性质演变。

突厥是我国古代北方和西北地区的一个重要民族。从公元6世纪中叶建国,到8世纪中叶退出我国历史舞台,前后长达二百多年。突厥先民最早游牧于叶尼塞河上游,曾受过匈奴的压迫和侵扰,被迫南迁于贪汗山,即天山主峰博格达山。5世纪中叶,由于柔然势力的进入,又被迫迁至金山(今阿尔泰山)南麓。柔然贵族政权后期,突厥逐渐强大起来,并于公元552年建国。木杆可汗(553572年)在位期间,突厥汗国版图“东自辽河以西,西至西海(今黑河)万里,南至沙漠以北,北至北海五六千里”。成为继匈奴之后我国北方游牧部族建立的又一强大汗国。公元567年,室点密率10万大军西征,征服西域诸国,并大致以金山为界,形成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583年,突厥东部势力进攻隋朝天水、延安等地,结果兵败,西部势力乘机占领东部势力的部分土地,东西部势力抗衡,从此,突厥分裂为东、西两部。到了唐朝,唐太宗积极开拓边疆,统一西域。630年,唐军大败东突厥,东突厥汗国灭亡。东突厥汗国灭亡后,北方和西域各国纷纷要求归附唐朝,西突厥于是成为唐朝的一部分。“至迟于11世纪,东、西两大支突厥部落相继消失了。其后裔加入了所在地的其它部落,改用了其它民族、部落的名称,与之混血,开始了新的历史航程。”

  “突厥人”,正确的含义是指“说突厥语的人们”。早在公元78世纪的阿拉伯人发现:欧亚草原上许多民族说着和突厥部族同样的语言,于是他们在自己的著作中开始把所有这些人都称作“突厥人”。语言是民族形成的一个重要因素,但不是惟一因素,现在欧亚腹地有几十个现代民族的语言,包括中亚、阿富汗、伊朗、土耳其、俄罗斯南部和东欧一些地区以及我国西北地区的维吾尔语、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乌兹别克语、土库曼语等都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但不能说成是一个民族。历史上的“突厥人”称谓,早在公元10世纪以后就逐渐消失了,这是因为经过不同历史时期的融合、演变,突厥人被上述突厥语的诸民族替代了。所以突厥人在今天也只是一个历史概念。

  “突厥斯坦”是波斯语Turkestan的地理名称,是指突厥人居住和生活的地方。这里的“斯坦”,源于波斯语,意指“某某人的地方”,最初是中亚伊朗—塔吉克人对自己语言完全不同的地方邻人居地的泛指。因为古代“突厥人”沿水草游牧,并没有固定居地,它只是一个模糊的历史地理概念,而且所指地理位置名称多次更替。公元911世纪的阿拉伯地理学著作中,突厥斯坦是指中亚锡尔河以北及毗连的东部地区。后来更替为“蒙兀儿斯坦”。原因是13世纪上半叶,蒙古成吉思汗西征时占据中亚,当时穆斯林著作中将蒙古人所占据的中亚及毗连的东部地区称为“蒙兀儿斯坦”。此时的突厥斯坦己大部分为“蒙兀儿斯坦所替代。15世纪末到16世纪初,属突厥语族的乌兹别克人越过锡尔河占据中亚阿姆河与锡尔河之间的地带,于是突厥斯坦的地理概念重新确立,而这一时期则称为“阿富汗突厥斯坦”。17世纪以后,突厥斯坦的地理概念已相当模糊,且基本无人使用。1759年,清统一西域,清政府以“故土新归”之意,称之为新疆。19世纪初,随着资本主义列强在中亚地区殖民扩张的深入,地理名词“突厥斯坦”重新被提出。1805年,俄国人季姆科夫斯基在使团出使报告中率先使用“突厥斯坦”的名称,用以从地理上表述中亚及中国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鉴于两地历史、语言、习俗的差异和政治归属不同,为叙述的方便,他将位于“突厥斯坦”东部的中国新疆塔里木盆地称为“东突厥斯坦”,同时称为“中国突厥斯坦”。随后西方间或有人使用“东突厥斯坦”或“中国突厥斯坦”的地理概念。19世纪中期,俄国兼并了中亚希瓦、布哈拉、浩罕三汗国,在河中地区设立了“突厥斯坦总督区”。于是西方一些历史地理学家称中亚河中地区为“俄属突厥斯坦”,或“西突厥斯坦”;中国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为“中国突厥斯坦”,或“东突厥斯坦”。但这并不是约定俗成的规范用语,使用也不统一。

20世纪初以后,极少数新疆分裂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受国际上宗教极端主义和民族沙文主义思潮的影响,根据老殖民主义者炮制的说法,将不规范的地理名词“东突厥斯坦”政治化,编造了一套所谓的“东突厥斯坦独立”的“思想理论体系”。鼓吹“东突厥斯坦”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其民族有近万年历史,“是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民族”;鼓噪所有操突厥语和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联合起来,组成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否认中国各民族共同缔造伟大祖国的历史;叫嚣“要反对突厥民族以外的一切民族”,“消灭异教徒”,中国是“东突厥斯坦民族3000年的敌国”等等。这种所谓的“东突”理论形成后,形形色色的分裂分子都打着“东突”旗号进行活动,企图实现建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梦想。当时的英帝国主义为了把它的殖民势力从南亚向北扩大到新疆,对这一时期的“东突”活动起了主要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东突厥斯坦”由一个地理名词到政治名词的性质转变,是新疆早期的民族分裂分子和老牌殖民势力所共同作用的结果,“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也是二者共同产下的一个怪胎,直到今日仍是“东突”恐怖势力所追求的政治目标。

二、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思潮的产生

国内外学术界一致认为“东突”恐怖主义的理论思想武器是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我国领导人也多次重申这一命题,第一次公开讲话揭露和批判是1992114,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的发言:“要警惕和反对国际上某些政治势力支持逃亡国外的分裂主义分子,利用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或打着其他旗子,在我国某些地区煽动分裂的图谋。”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思想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先后传入我国新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形成一定的规模,当时典型的代表人物是土耳其人艾买提·卡马尔和从土耳其留学归来的新疆人麦斯武德。传播的方式是开办新式学校,利用宗教活动以及通过邮寄书刊,或由外国驻华使馆散发宣传品等。

泛伊斯兰主义,又称“大伊斯兰主义”,是19世纪中后期在伊斯兰教国家兴起的一种宗教政治思潮。泛伊斯兰主义这一概念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才出现的,其主要内容是:在政治上,主张全世界穆斯林,不分民族和国家,共同拥戴一位哈里发,在伊斯兰教法的基础上建立一个统一的伊斯兰帝国,以抵御西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侵略;在宗教上,主张在不损害伊斯兰教原有教义的情况下,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改善伊斯兰教国家贫穷落后的状况。这一思潮有一个形成、发展和完善的过程。最初提出这一思想的是赛义德·哲马鲁丁·阿富汗尼(18381897年)。阿富汗尼一生足迹遍及阿富汗、印度、伊朗、伊拉克、埃及、土耳其、阿拉伯,到达过欧洲的巴黎、伦敦、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地,目睹了西方殖民者在伊斯兰国家的暴行和伊斯兰教各国贫穷落后的处境,感到伊斯兰教国家有被西方基督教国家消灭的危险。他认为要拯救伊斯兰教国家,必须先挽救伊斯兰教,实现“伊斯兰复兴”。他的成熟的泛伊斯兰主义思想是:主张全世界穆斯林不分民族和国界,共同拥戴一位哈里发,建立一个统一的伊斯兰帝国,以抗御西方的进攻,并推行自强与改革,实现“伊斯兰教复兴”。阿富汗尼毕生致力于泛伊斯兰主义的宣传鼓动,但屡受挫折,只是在被奥斯曼帝国苏丹哈米德二世邀请到土耳其后,他的泛伊斯兰主义思想才借助于这位苏丹的强权而得以推广,但遭到伊斯兰国家的伊斯兰教群众的抵制。哈米德二世去世后,阿富汗尼的泛伊斯兰主义思想也告流产。二战后,亚非许多伊斯兰国家相继摆脱了殖民主义统治,获得了独立,但霸权主义在伊斯兰教腹地中东的长期激烈争夺和犹太复国主义的复活,使这个信仰伊斯兰教的群众聚居地区的社会和政治动荡不安。在这种新形势下,泛伊斯兰主义思想日益活跃起来。

泛突厥主义又称“泛奥斯曼主义”,“大突厥主义”。它是土耳其资产阶级、封建地主企图重建奥斯曼帝国的政治思潮,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思想。19081909年,青年土耳其党借助非土耳其族的民族运动,推翻了哈米德二世的独裁统治,建立了资产阶级新政府。青年土耳其党人上台后,虽然没有再提“泛伊斯兰主义”,但承袭了哈米德二世的反动民族政策,提出了泛突厥主义。他们宣扬世界上所有操突厥语的不同民族皆属同一民族,应归土耳其统治,主张重建己经崩溃的奥斯曼帝国,并保持其完整性;取消帝国内的任何民族自治,实行强迫的民族同化。青年土耳其党人在泛突厥主义的旗号下,对非土耳其族的屠杀,同哈米德二世在泛伊斯兰主义的旗号下,对非伊斯兰教族的屠杀,只是旗号不同,手段和目的完全一样。作为社会意识形态,它们都是一种社会思潮,代表着土耳其地主资产阶级的利益;他们所追求的目标,都是挽救奥斯曼帝国衰败的历史命运,维护其对境内各民族的压迫和奴役。

英国是最早支持泛伊斯兰主义的西方国家之一。因为当时土耳其己成为英国的仆从国。土耳其领土的扩大,意味着英国殖民地势力范围的扩展。继英国之后,德、意、奥、法、美等国家,也都认识到“泛伊斯兰主义”可以利用,把它作为扩大侵略和同其他帝同主义国家争夺殖民地的重要工具,在东方国家收买、扶植泛伊斯兰主义分子,煽动穆斯林叛乱,策划独立,建立为他们服务的分裂政权。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在奥斯曼帝国和帝国主义的推动下,传播到世界各地。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也发生了不同的演变,在土耳其成为法西斯主义的变种,在我国新疆等地区,则演变为民族分裂主义。20世纪30年代,中国新疆出现的“和阗伊斯兰王国”、“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等分裂政权,就是在此背景下出现的。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传入新疆伊始,就受到民族分裂主义的顶礼膜拜,被奉为至宝。今天更是“东突”恐怖主义破坏民族团结、分裂祖国统一的思想武器。

三、历史上两次短命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20世纪初至30年代,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代表人物麦斯武德、沙比提大毛拉、穆罕默德·伊敏等人从国外相继回国以后,开始了民族分裂活动。他们不仅广泛地宣传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思想,而且以此为理论基础,逐步形成了以“东突厥斯坦”独立论为核心的新疆民族分裂主义思想体系和政治纲领。民国初年,新疆孤悬塞外,政治生活和经济发展停滞,政局日趋动荡。三、四十年代,军阀混战,民族仇杀再加上外国势力的干预,新疆一片大乱,在1933年和1944年先后出现过两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从那时起,所谓“东突厥斯坦独立”,己经成为新疆分裂主义分子的旗号,并被今日的“东突”恐怖势力所承袭。

  1932年初,在英帝国主义的支持下,以穆罕默德·伊敏、沙比提大毛拉为首的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在和田、喀什等地进行了猖狂的民族分裂活动。先在和田成立了“和田伊斯兰政府”、“和田艾米尔政府”,伊敏自称为“艾米尔”(国王),沙比提大毛拉任“总理”和宗教领袖。1933215,穆罕默德·伊敏在夺得了金树仁从印度运回的一批军火后在墨玉县发动武装暴动,接连攻下南疆许多地区。1933H12日夜,在英国的支持下,于喀什正式宣告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制定“三色星月国旗”,通过所谓的“组织纲领”、“宪法”、“施政纲领”和各部、厅实施办法。该组织纲领第二条宣称:“东突厥斯坦为永久民主共和国”……请求“南京或国际联盟予以便利,协助人民,共同努力,以达最终之目的而保永久之独立”。这一政府,由和加尼牙孜任总统,沙比提大毛拉为国务总理。他们还创办《突厥斯坦自由报》和《独立》杂志,鼓吹“东突厥斯坦乃东突厥斯坦人之东突厥斯坦,无须外人来做吾人之父母”,叫嚣“将外人永远驱逐出境”,提出“灭黄汉黑回”的主张,大肆煽动民族仇恨。193426,在马仲英部队的攻击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宣告灭亡。不久,和田艾米尔政府也溃灭告终。穆罕默德·伊敏逃身国外,伪造历史,颠倒黑白,著《东突厥斯坦》一书,继续从事民族分裂活动。

19449月,在新疆伊犁、塔城、阿勒泰地区爆发了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为目的三区革命。三区革命是全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一部分,它打击了国民党在新疆的统治。1944117,伊宁市郊维吾尔、哈萨克族人民组成的游击队举行了武装起义。1112,各地起义代表在伊宁召开会议,成立了临时政府。会议推选艾力汗·吐烈为临时政府主席。艾力汗·吐烈等人把他们的民族分裂主义思想渗透到三区革命初期的种种行动之中。临时政府首次发布的九项宣言,在至关重要的许多问题上,诸如国家领土完整、民族关系、宗教和政府部门的关系等方面,都有严重的错误。其中第一、二条宣称“在东突厥斯坦领土上,彻底根除中国的专制统治”和“建立一个真正解放独立的国家”。后来,艾力汗·吐烈又自封为武装部队的元帅,在他亲手授予的军旗上正面写着“古兰经”文:“万物非主,惟有真主,穆罕默德,主的使者”,另一面写着“为东突厥斯坦的独立而前进”。打出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旗号,公开分裂国家统一。这是以艾力汗·吐烈为首的少数反动分子混入革命队伍并篡夺领导权扭转革命方向的结果。不久,由于三区革命临时政府中阿合买提江、阿巴索夫等一些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革命者的努力和斗争,改组了临时政府,撤消了艾力汗·吐烈的职务,遂使革命运动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历史上两次“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虽然只存在了很短时间,但其要害是开创了在新疆上建立分裂政权的先例,成为以后民族分裂活动乃至今日的冻突”恐怖势力所追求的政治目标。

 

 

[作者简介]郑坤亮,1968年生,男,汉族,硕士,石河子大学政法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民族理论和政策。

玛达尼亚,1968年生,女,哈萨克族,石河子大学政法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民族理论和政策。

 

 

参考文献:

《新疆地方史》,新疆大学出版社,1992年。

薛宗正著:《突厥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

《新疆简史》第l234册,新疆人民出版社,1987年。

何希泉、许涛主编: 《全球民族问题大聚焦》,时事出版社,2001年。

陈延琪、潘志平主编: 《泛突厥主义文化透视》,新疆人民出版社,2000年。

[]伊恩·莱塞等著,程克雄译: 《反新恐怖主义》,新华出版社,2002年。

徐玉沂主编: 《新疆反对民族分裂主义斗争史话》,新疆人民出版社,1999年。

肉孜·司马义主编: 《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反对民族分裂》,新疆科技卫生出版社,2001年。

尹筑光、茹水福主编: 《新疆民族关系研究》,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

胡联合著: 《当代世界恐怖主义与对策》,东方出版社,2001年。